[转载] 地球的连锁死亡王炸,我们会不会正站在人类历史的拐点

[复制链接]
查看386 | 回复0 | 2020.2.18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rrow 于 2020.2.18 22:00 编辑

本文绝非危言耸听,所有数据及证据均经过求证,可能引发严重焦虑,请慎重观看。

很多人都希望重启2020,确实,2020年不过才开始50天,天灾却已经在全世界处处爆发。中国新冠病毒爆发,东非有蝗灾,澳大利亚山火暴烧,英国和西班牙遇到飓风,加拿大出现暴雪,菲律宾火山爆发,尼日利亚出现全新烈性传染病,巴西发现无法识别的新型病毒,南极洲的气温爬升到了零上20度......
但遗憾的是,即便2020真的重启,这些灾难中的绝大部分仍会发生。

全球变暖说了有些年了,我们大部分人其实都不清楚全球变暖是个什么概念。2020年这次灾难连锁,其实就是全球变暖的直观体现。
首先来看一下全球变暖的数据分析。

从20世纪初开始至今,地球表面的平均温度增加了约0.6℃,在过去的40年中,平均气温上升约0.3℃,在20世纪,全球变暖的程度超过在过去半个世纪中任何一段时间。

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17日说,科学家通过两项最新研究预测,即使全世界温室气体的排放量稳定在2000年的水平,本世纪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在18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连续发表两篇论文,从不同角度预测了全球气候变化的趋势。他们的成果将由联合国下属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评估,收录到2007年公布的下一份全球气候变化报告中。

在第一篇论文中,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的魏格雷提出了一个较简单的数学模型来理解全球气候变化。他认为,由于海洋存在"热惯性",对温室气体等外界影响的反应有所滞后,本世纪全球变暖的趋势只不过是以前排放温室气体的后果。

据预测,到2400年,已存在于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成分,将至少使全球平均气温升高1℃;不断新排放的温室气体,又将导致全球平均气温额外升高2至6℃。这两个因素还会分别引起海平面每世纪上升10厘米和25厘米。要遏制气候变暖的趋势,就必须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控制在极其低的水平,即使这样海平面上升的趋势恐怕也难以避免,每世纪10厘米的上升速度可能是最乐观的预测。

由杰拉尔德·梅尔等人发表的第二篇论文则预测,由于"热惯性"的存在,即使本世纪中人类不向大气排放任何温室气体,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也将至少升高0.5℃,海平面将上升11厘米以上,其中海平面上升的速度比科学家早先的预测值高了一倍多。梅尔对此解释说,这是因为以前的预测没有考虑到冰川融化等的影响。
数据分析其实并不会让我们更重视全球变暖这个概念,好吧,让我们从头说起。

先说一下澳大利亚的山火为什么会久久不灭。澳大利亚的森林里有很多桉树,桉树富含挥发性油脂,这玩意先天好烧,所以澳大利亚年年山火不断。但澳大利亚为什么之前没有爆过?原因很简单,老天一直都在帮忙灭火。上一个图,澳大利亚1900年到2019年降水量表。可以看到最后2019那条红线,2019年的降水是一个世纪以来最少的。
1.jpg
正常情况下,澳大利亚大部分山火都会被雨季的降雨浇灭,事实上目前山火大部分熄灭,也是因为出现了降雨。政府削减消防预算确实是问题,不过澳大利亚地广人稀,之前除了消防员之外,每年也要靠上帝帮忙灭火。2019年的降水太少,所以火势没下来,于是酿成大祸。

2019年澳大利亚的降水为什么这么少?我们先来看一下澳大利亚的气候分布图。

2.jpg
澳大利亚的气候分布

①南回归线横贯大陆中部,大部分地区处于副热带高气压带和东南信风带的控制下,炎热干燥。
②南部和西南部位于副热带高气压带和西风带交替控制地区,属地中海气候。
③北部夏季受来自赤道的西北风影响带来丰富的降水,为湿季;冬季受东南信风带控制,降水少,为干季。
④东南沿海一带,受东澳大利亚暖流的影响,比较湿润。东北部常年吹来自海洋的东南信风,并受地形抬升作用,降水丰富,形成热带雨林气候;东南部为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最南端和塔斯马尼亚岛常年受西风影响,形成温带海洋性气候。
⑤西部沿海受副热带高气压带控制和来自大陆的东南信风带控制,加上西澳大利亚寒流的影响,干燥少雨。
⑥中部受副热带高压带控制,东南信风受大分水岭的阻挡,形成干燥少雨的热带沙漠气候。
可以看到,澳大利亚的降水主要靠赤道西北信风和海洋东南信风两大要素影响,那么,当气候日益变暖,会对信风产生什么影响呢?

信风指的是在低空从副热带高压带吹向赤道低气压带的风。在北半球为东北信风,南半球为东南信风。北半球副热带高压中的空气向南运行时,由于受地球自转偏向力的影响,空气运行偏向于气压梯度带的右方,形成东北风,即东北信风。南半球反之形成东南信风。由于副热带高压在海洋上表现特别明显,终年存在,在大陆上只冬季存在。故在热带洋面上终年盛行稳定的信风,大陆上的信风稳定性较差,且只发生在冬半年。信风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系统,但也有明显的年际变化。
信风是因为地球运转出现的,大致可以理解成旋转的陀螺带动了它周围的空气。信风带和它的风向都是固定的。信风带影响的区域每年可能变化,但不会太大。唯一可以影响信风运行的自然行为是厄尔尼诺现象。而厄尔尼诺现象正是由于全球变暖引发的。

解释一下厄尔尼诺,简单的说,厄尔尼诺现象就是因为东南信风的减弱而引发的海水水温变化,而东南信风之所以减弱,我们就要说到风的形成原理了。一般来说,冷热空气的对流形成风。虽然有地球运转BUFF的加持,但风区的运行主要还是借助各地的气候差异形成的,热带和温带的空气由于受热而上升,然后来自冷区的空气填充进来,这就形成了信风和季风。全球变暖会削弱全球各地的温差,进而降低信风运行的动力。这么说吧,就是带动信风的发动机没有油了。

当南半球赤道附近吹的东南信风减弱后,太平洋地区的冷水上泛会减少或停止,从而形成大范围海水温度异常增暖,传统赤道洋流和大气环流发生异常,导致太平洋沿岸一些地区迎来反常降水,另一些地方则干旱严重。

在正常年份,此区域东南信风盛行。赤道表面东风应力把表层暖水向西太平洋输送,在西太平洋堆积,从而使那里的海平面上升,海水温度升高。而东太平洋在离岸风的作用下,表层海水产生离岸漂流,造成这里持续的海水质量辐散,海平面降低,下层冷海水上涌,导致这里海面温度的降低。上涌的冷海水营养盐比较丰富,使得浮游生物大量繁殖,为鱼类提供充足的食物。鱼类的繁盛又为以鱼为食的鸟类提供了丰盛的食物,所以这里的鸟类甚多。由于海水温度低于气温,空气层结稳定,对流不宜发展,赤道东太平洋地区降雨偏少,气候偏干;而赤道西太平洋地区由于海水温度高,空气层结不稳定,对流强烈,降水较多,气候较湿润。

每隔数年,东南信风减弱,东太平洋冷水上翻现象消失,表层暖水向东回流,导致赤道东太平洋海面上升,海面水温升高,秘鲁、厄瓜多尔沿岸由冷洋流转变为暖洋流。下层海水中的无机盐类营养成分不再涌向海面导致当地的浮游生物和鱼类大量死亡,大批鸟类亦因饥饿而死。形成一种严重的灾害。与此同时,原来的干旱气候转变为多雨气候,甚至造成洪水泛滥,这就是厄尔尼诺。

厄尔尼诺对气候的影响,以环赤道太平洋地区最为显著。在厄尔尼诺现象出现的年份,印尼,澳大利亚,南亚次大陆和巴西东北部均会出现干旱,而从赤道中太平洋到南美西岸则多雨。厄尔尼诺现象可以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可能在拉丁美洲引发洪水、导致澳大利亚出现干旱和印度的农作物歉收。许多观测事实还表明,厄尔尼诺事件通过海气作用的遥相关,还对相当远的地区,甚至对北半球中高纬度的环流变化也有一定影响。研究发现,当厄尔尼诺出现时,将促使日本列岛及我国东北地区夏季发生持续低温,有的年份使我国大部分地区的降水有偏少的趋势。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地球表层环境的整体性:一个圈层的变化会导致其他圈层的变化,一个地区的变化会引起其他地区的变化,局部的变化也会引致半球甚至全球环境的变化。
2019年发生了一次超强厄尔尼诺,严重削弱了澳大利亚的降水。

3.jpg
4.jpg

正因为这次厄尔尼诺,使得澳大利亚的山火暴燃。而澳大利亚的山火释放的二氧化碳则会进一步加快全球暖化,看来澳大利亚以后最需要的职业没准真的是消防员了。
但暴强山火一定会引发强对流,进而出现大型降雨,于是......

据相关媒体报道,山火已经持续了近5个月的澳大利亚正遭遇着大暴雨天气,强降雨给澳大利亚的很多地区带来了洪水灾害,居民的日常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报道中称,澳大利亚受灾最严重的地方降水量已经超过了300毫米。

澳大利亚气象部门表示,这次的强降雨是近十年以来都没有遇到过的,目前已经组织了警方对受灾严重的东部城镇展开搜救,但是目前最糟糕的情况是,暴雨未停达尔比河水就会一直上涨,若是河水决堤了,将会给当地造成更为严重的损失。气象部门也表示,伴随着此次强降雨,澳大利亚也可能会出现带有破坏性的大风天气,对此澳大利亚多地已经发布了洪水最高预警。

5.jpg

事实上,这场山火引起的超强大气对流正在对很多国家造成影响,我们来看一下全球信风地图。


6.jpg

东南季风和东北季风汇集于赤道,澳大利亚的山火会让东南信风区的空气对流速度大大加快,进而将东北信风区的空气抽进来,使东北信风区流经的地区产生大风天气。而随着东北信风区的空气被抽向赤道方向,接着西风带上的冷空气就会下行补位,带来降温和降雪。英国和西班牙,加拿大地区最近的飓风和暴雪就是由此而来。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实际上,中国也属于东北信风区。好在位置比较靠后,风力全球循环后才会回到亚洲大陆,受信风影响不如欧洲大。


v2-b5d52af065661961aaf739231afffe08_r.jpg

再来说一下蝗灾。
这次东非的蝗灾和澳大利亚山火也是分不开的。看一下前面的信风地图,我们就可以看到,澳大利亚山火导致的热气流会跟随信风直接来到东非,这就导致东非地区的气候异常升温,同时山火带来的热空气使澳大利亚西海岸地区的海水升温,带给东非地区更多蒸发水量,进而在东非引发了大降水。而这次降水正好出现在蝗虫幼体破土的时候,降水带来了植被,而植被给蝗虫幼体提供了食物。充足的食物使一次寻常的年年都有的蝗虫破土变成了蝗灾。进而给东非国家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
以下是蝗灾实况,2020年,肯尼亚地区。
v2-56cb1ae5fac8feffb7b7177adb3b170c_hd.jpg
v2-96f6d6404061cca9892c53096755e78c_hd.jpg
v2-498228273a7b681a27b7ceee64ddd7d2_hd.jpg
蝗灾沿西风带和东北信风区的交界线移动,因为东北信风区目前强对流引发的大风,蝗虫以飞快的速度进入东南亚。而印度因为2019超强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今年很大可能会出现干旱天气,本来今年的收成就可能会有所减产......
现在只能祈祷印度会用强力手段处理蝗灾了,不然以东非和印巴地区的人口,今年世界的粮价一定会大涨。
国际粮价上涨会带来很多政治上的变动,这里不展开讲,对于蝗灾所在国,这些影响也许比蝗灾更大。
回头再来说新冠病毒。大家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新冠病毒吃蝙蝠这么多年都没有吃出来,这2020年怎么就一下冒出来了呢?
让我们来研究一下蝙蝠生长的环境。
5.jpg
蝙蝠绝大部分群体都居住在山洞里,很少例外。那么,这些居住着蝙蝠的山洞的共同特点是什么?
深。
6.jpg
通常,蝙蝠都居住在很深的山洞里,这些山洞大部分是溶洞。
7.jpg
8.jpg
溶洞里的温度很低,很多溶洞外面是普通溶洞,往里走就会变成冰溶洞。这些冰溶洞里的冰,很多都是千百年不曾融化过的。
我们可以推想,随着全球变暖,这些冰溶洞里的冰会不会被融化了一些?而融化的冰里边会不会带有人类未曾接触的病毒?这些病毒会不会被在溶洞中生活的蝙蝠带出了山洞?这些带毒蝙蝠会不会被人抓住吃掉?这一切都是推想,但比较合理。
之所以说这个推想,因为在这段时间里,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远古病毒已经出现了。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冻住远古病毒的冰层现在怎么样了。
v2-6add801bf4e860a1f29d46f4d51759b2_hd.jpg
2月9日,巴西科学家在南极北端西摩岛测得高达20.75℃的气温,这是有观测记录以来南极洲首次测得超过20℃气温值;另外,过去的1月也是全球最暖的1月。
从1850年代到现在,全球气温升高了大约1°C。自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七个年份全部产生于过去十年间(2010-2019),而最热的五个年份则全部是在自2015年后。
2020年1月,欧洲地区均温比此前2007年1月创下的最高温度还高了0.2°C,比1981至2010年1月30年间的平均温度高出3.1°C。
v2-526343fb1f04f186ac3a901c5e2b243c_hd.jpg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地球知识局转载)
注意浮冰后面的陆地,那里原本该是冰原。
v2-a84140a82b0e86a4c168efb0c1ac6f19_hd.jpg
图片来自City Escapes Nature Photo/http://shutterstock.com(地球知识局转载)
南北极冰原因为气候变暖大量融化,2010年时,世界上唯一横跨南北、东西半球的国家——基里巴斯,已经有两座岛屿被海水淹没;《自然通讯》上发表的研究则表明,到本世纪中叶,约有1.5亿人将生活在海平面以下的陆地上,越南南部可能会完全消失。
好吧,我们现在都知道那些冻住远古病毒的冰原去了哪里,冰原没了,那病毒呢?
1852.jpg
最近在巴西发现的巨病毒是从未被登记过的全新品种,来源成迷。
据今日俄罗斯2月10日报道,科学家在巴西发现了一种神秘的、全新的病毒,该病毒90%的基因组成无法识别,这些基因信息此前从未被记录在案。
该病毒被命名为Yaravirus brasiliensis(雅拉病毒),取自巴西神话中的水神雅拉,是在巴西贝洛奥里藏特市的潘普利亚湖发现的。
“与其它分离的阿米巴病毒所观察到的情况相反,Yaravirus并不是由一个巨大的颗粒和一个复杂的基因组所代表,而是同时携带了大量以前未被描述过的基因,”研究人员在发表于预印本服务器平台bioRxiv的论文中写道。
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雅拉病毒属于首次发现的“阿米巴病毒的新谱系”,是一种具有“令人困惑的起源和系统发育的新阿米巴病毒”。病毒由80纳米大小的颗粒组成,基因组非常独特。
事实上,通过搜索病毒基因数据库和文献,研究人员发现在8500个病毒元基因组中,仅有6个与雅拉病毒有亲缘关系,另外90%的基因从未描述过,根本无法识别,构成了所谓的孤儿基因(ORFans)。
这种神秘的阿米巴病毒拥有近乎完整的孤儿基因组,无疑挑战了DNA病毒的分类。该研究主要作者法国马赛大学病毒学家Bernard La Scola和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联邦大学的JnatasS.Abraho表示,雅拉病毒中无法找到任何可识别序列或其他典型的病毒基因,根据目前用于病毒检测的宏基因组学方案,雅拉病毒甚至不会被识别为一种病毒因子。
v2-5a2ad4ef366509477768a98bd6a87b97_hd.jpg
2月7日,尼日利亚发生了神秘疫情,原因不明,致死率极高。虽然WHO组织排除了病毒感染,推断为水污染现象,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何该病会传染。 

日前,一种还未确诊、不明原因的传染病在尼日利亚东南部的贝努埃州(Benue State)出现。该病爆发突然且传染速度快,据尼日利亚疾控中心消息,截至当地时间2月10日已造成15人死亡、100多人感染。当地政府将其称为“奇怪的流行病(strange epidemic)”

据贝努埃州政府报告称,该病于1月29日首次在贝努埃州的奥伊地区被发现,感染者出现了包括头痛、发热、呕吐、胃部肿胀、虚弱无力及腹泻等症状。

据非洲媒体《今日新闻》报道称,尼日利亚参议员阿巴·莫罗(Abba Moro)在一次全体会议上称:“感染这种奇怪传染病的人数已经上升到104人”。同时,莫罗还公布了此次疫情爆发的第一批患者名单,并表示患者都是在罹患这种疾病的48小时内死亡的。
现在只能希望远古病毒不会真的引发难以控制的流行病,人类的药物研发速度现在看来远远不够快。随着日本和新加坡的疫情转烈,世卫组织的说法越来越不乐观起来。


v2-4e5abc41941280fb744be5f4fca3ad2d_hd.jpg

这个消息非常的可怕,我们现在已经见识到了新冠病毒的恐怖,但在现在的隔离环境下,多数人很幸运的不会和新冠病毒发生关系。
但不幸遭遇病毒的人们就不一定那么好运了......
v2-88376584f7e720533161219076aaa734_hd.jpg
v2-d811264e6c47cbc9f1161322aeff92b5_hd.jpg
【财新网】(记者 萧辉 包志明)正与疫情艰难抗战的武汉,又添一起一家多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悲剧。湖北省电影制片厂2月14日发出讣告,其“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患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当日凌晨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人民医院逝世,享年55岁。
财新记者从常凯大学同学处获悉,常凯的父亲、母亲和他的姐姐在半个多月里也陆续患新冠肺炎离世,其同样感染新冠肺炎的妻子目前正在重症监护室(ICU)抢救中。
据常凯的同学介绍,常凯夫妻和父母住在盘龙城小区,1月24日除夕夜,常凯在家中掌勺和父母一起吃团年饭。1月25日,常凯父亲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症状,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均被告知没有床位接收。常凯无奈只能将父亲接回家,由他和姐姐一起照顾。但三天后,常凯父亲即很快离世。2月2日,常凯的母亲亦因新冠肺炎去世。2月14日凌晨,常凯因新冠肺炎去世,紧接着当天下午,常凯姐姐也因新冠肺炎去世。目前,常凯的妻子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17天,一家四口居家传染新冠病毒,相继离世,朋友为此难过唏嘘不已。
常凯的大学同学证实,常凯在去世前写了一段遗言,讲述求医之艰难:“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根据财新记者对多名一线重症治疗专家的采访,新冠肺炎轻症发展成重症的平均比率在15%-20%,而有些家庭的重症率和死亡率明显偏高。一位上海援鄂医疗队的专家对财新记者表示,这或许跟新冠病毒与某些特定基因或者体内菌群“更为亲和”有关,他建议加强病理学检验,帮助科研人员加快新冠肺炎患者病理改变和疾病机制等相关研究。
甚至身体强健如邱钧,也难以打败新冠病毒的侵袭。
v2-efea8439eeca364f51e6688432409818_hd.jpg
v2-b947179dd53e9e7823ae6be59f852759_hd.jpg
武汉市72岁的高龄健美冠军邱钧,因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最终于2月6号上午在医院离开人世。他的梦想是至少比到80岁。但是无情肆虐的病毒让这一些戛然而止。1月23号,武汉疫情爆发,宣布封城,邱先生在家人劝说下当天也决定不再去健身房健身。尽管如此,身在重灾区武汉的他最终没能躲过这一劫,1月30号还是确诊感染了冠状病毒。后续及时的入院治疗也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2月6号他还是离开了这个他所热爱的世界,带着未完成的梦想。
近日,华科大已经因新冠疫情连失四人,其中更有一位院士。
v2-89354d3fdc697ff55b018e5cf7e9deea_hd.jpg
1、华中科技大学三级教授、生命科学院楚天学者红凌教授
2、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林正斌教授
3、我国妇幼卫生专业创始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刘筱娴
4、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与工程学院段正澄教授
在疫情爆发之后,很多人觉得老人群体多余,甚至出现了让老人自生自灭的言论,但我们更要看到,人类的行业经验和学习行为都需要积累,在政治,经济,科学,文化以致于各行各业,老人们的积累都是最多的,各类大师也多半出现在老人群体里。这样一个群体却是最容易受病毒攻击的。在现在的世界,如果爆发大规模烈性疫情,以至于老人群体大量死亡,那后面带来的一定是全球性的大混乱。
这场澳洲大火带来的影响还会继续,幸好大火目前已经基本熄灭了。但仅仅一场大火,就会带来如此之多的连锁反应,如果全球变暖继续加速,海平面继续上升,类似这样的灾难只会更多。在连锁灾难的攻击下,人类的历史又会走向哪里呢?
希望真有天佑,可以让我们重返十年前的时代,祝世界可以克服这些灾难恢复如初,加油吧,人类!



上一篇:弦理论为什么能一直存在?虽然强大却从未经过检验
下一篇:有一个危机,终于爆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